当前位置:主页 > www.570555.com >

5本架空历史文《大明春色》无缘上榜《秦吏》只能垫底

发布时间:2019-08-11   浏览次数:

  东门豹回到东门里时,已经入夜了,好在里监门还未将里闾的门合上,东门豹连忙挤了进去,在里监门的骂声中,摸着黑往家的方向走去。东门里位于县城东门之内,所以里中道路笔直,比户相连,烈巷而居,排列得整整齐齐。不过左边的房屋多半简陋,住的是被称之为“闾左”的雇农、佃农,这些人没有土地,只能靠佣耕为生。右边的更好一些,甚至有一处粉墙朱瓦的豪宅,那是某位县吏的家。东门豹家也住在闾右,但房屋算不上气派,只是普普通通,虽然最初构架不错,有二进院落的底子,可看得出来,墙许多年没粉刷过了,门上的漆也悉数脱落,一副衰败之色。好在门前屋后,都打扫得干干净净,落叶被集中到墙角,用石块压着,城里不好寻柴火,有时候烧火做饭,就得靠这些枯枝残叶。这便是东门豹去年才娶的妻子,家住城北,是一家庸耕农户之女,姿色普通,但性格温顺,她身上没有一件饰品,衣服也是旧的,洗得泛白,袖口都快碎掉了。东门豹不冷不淡地嗯了一声,又压低了声音问道:“可用过食了?阿母可歇息了?”旁边陈二当家倒是不在乎曹川和谁通消息,反而很关心曹川的身体:“说这些干嘛,真人几日水米未进,怕是饿的狠了,青石台那边有腊味稠粥,真人这就随我去,吃完再说。”曹川仰头哈哈大笑:“有劳二爷挂念,贫道适才行功完毕,现下吗,还不饿。诸位这几日费心,我这里也有一些粗浅物事,是从自家宗门中搬运过来的,这就送给大伙。”没等几位反应过来,面前就多出来二十个摞在一起的麻袋。和某人当日凭空出现时差不多,大伙当场又被石化,旁边赵四又在偷偷后退。几个人先是面面相觑,之后周通才转过头,对着正在摆观览河山pose的曹川叉手:“那个真人法力通天,这个弟兄们多谢真人赠宝,咳不知这宝物该如何处置?还请示下。”曹大真人很想问一句:“惊不惊喜?意不意外?”然而此刻他只能抚胸长笑:“谁家的宝物用麻袋装?不过是些粗浅物事,寨主拆开来,一看就知。”从这一刻起,某人的底气是彻底足了,和这几位说话,再没有头次见面时的胆战心惊,不为别的,就是手中戒指给他撑的腰。既然小狗能毫无反抗的被自己挥手收进戒指,那么想必活人也是可以的,只是出来的时候会变成死人。最基本的人身安全有了保障,曹川现在自然是挥洒自如,谈笑风生,装起来再没有顾虑。夜色渐深,一轮弯月从厚厚的云层中爬了出来,照射大地,这片营地也重归安宁。上百个火把、火堆点着,散发出的熊熊火光照亮着整个营地。闪动的火光下,依稀可以看到地下的一滩滩血迹以及尚未清理干净的断臂残肢。两百余之前的商队俘虏被指挥着清理这片营地,搬运马贼尸体,收集散落营地各处的物品。当然,商队俘虏已被告知马刀、弓箭这些东西是不可以碰的,负责监督的骑兵们紧紧地盯着他们,一旦接触这些东西,立马拉弓搭箭或者策马挥刀,当场格杀,绝不手软。好在这些俘虏们也算守规矩,安安分分地低头收拾东西,又或者是那火光下,隐隐反光的马刀、箭矢散发出去的无形震慑力,让他们知道这批来历不明的骑兵队伍绝不是口头警戒而已。多米慢慢悠悠地挺立在战马背上,提着沾血的马刀,领着麾下的十骑队威风凛凛地巡视着这个营地,眼睛盯着劳作的商队俘虏们,看看是否还有马贼藏在其中。一旦出现任何突发状况,立刻一马冲锋,手起刀落地解决干净,这就是他心中此时的想法。身为草原少年的他并不是第一次见到死尸,也不是第一次杀人,特别是上一次部落除头行动,他手中可占了不少血的。贾诩的肺腑之言让甘宁心中一些模糊的想法渐渐清晰起来:如果以后他的宿命就是归顺东吴,之前,他也要像贾诩一样操作,让东吴君主认识到自己的重要性,印象深刻!如若现在冷不丁的去归顺,东吴君主乃至属下都不会特别关注甘宁的,说不定由于超群的武技还会遭到排挤和打击……“先生,你近期有什么打算?”甘宁转念问道。贾诩闻言,眉头微蹙,低声回道:“将军,实不相瞒,近期文和有点麻烦!先前,文和离开长安城,投奔同乡段煨,谁知此人不念故清,表面对文和礼遇有加,实则提防文和夺取兵权……如此时间长了,文和唯恐段煨会把文和一家出卖给李傕。所以,今日文和单身出来想去宛城张绣侄儿那里看看。如此,文和想请求将军派遣侍卫队护送文和抵达宛城!”张绣?号称北地枪王的张绣?甘宁一脸苦笑,在临江城他可是一招爆烈张绣的叔叔张济啊。他能把超级谋士护送给仇人?贾诩看着甘宁的一脸苦笑,联想到甘宁的坐骑追风马,便立即微笑说道:“甘将军,你放心,一文读懂:湖南衡阳一男子因故意杀人罪入狱 狱中写回忆录送妹妹,文和不会出卖将军的。乱世生存,又想活得好,文和也是出于无奈啊……即便他日甘将军和张绣对阵,文和绝对会持中立,不会偏袒任何一方!”春夏秋冬四婢自少便被荬入了官家,伺候过的都是一些大人物,哪有秦玉和白羽这般好想与的,开始还心中有些忐忑,但是见白、秦二人不似其他的公子哥般爱摆谱装蒜,心中不由得放下了一块石头,小孩子之间极容易相熟,渐渐的便开始有些放下拘谨,再加上六人都是孩子,对男女之事都是一知半解的,心中对男女之防还没有概念,含笑道:“嗯,听公子的安排就是了,只是现在,让婢子们先给两位少将军清洗伤口吧。”“怎么着,”四名婢子急声问道。 “跪?我是什么人,老子是飞天玉龙秦玉,我会跪吗?跪天跪地跪皇上可以,跪他们,拼什么?”秦玉义正词严道。“老子一跃而起,一个降龙摆尾在加一个猴子偷桃,向前三百六十度转体再向后七百二十度后翻腾三周半加左翻腾一个月,唰唰唰,十几把刀被老子全部空手入白刃搞到手上….”秦玉眉飞色舞,唾沫横飞。好了,以上就是小编给你们推荐的小说了,你们觉得小编的推荐怎么样呢?有什么建议记得给小编留言哦,有什么想看的类型的书也记得要告诉小编哦,觉得小编的推荐还不错的话记得给小编一个关注。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开奖结果| 中特网开奖结果记录| 香港开马资料 四不像| 香港马王中王资料大全| 香港赛马会六合彩资料网论坛| 一肖中平特免费公开资料| 雷锋高手坛雷锋高手坛香港赛| 香港马会正牌挂牌| 今日买马开奖结果查询| 天将图库开奖直播|